“四不像”为何成了互联网行业怪现象
2019-08-05

科技圈很难寂寞,近日沉寂许久的猎豹移动突然又被点名,这次是国内和海外同时“出声”。

11月26日,在美国媒体BuzzFeed发布的文章中,援引应用分析公司Kochava报告指出:猎豹移动旗下的7款应用,以及其投资的Kika Tech旗下一款应用,均存在广告欺诈行为——利用用户许可进行广告欺诈导致广告主损失数百万美元。报告中涉及的应用程序包括清理大师、CM文件管理器、CM Launcher 3D、安全大师、电池博士、CM锁和猎豹键盘。其中,不少App为Google Play上颇受欢迎的工具类应用。

Kochava在报告中指出:猎豹移动旗下App会要求用户允许猎豹查看新App的下载时间,并允许其启动其他App。当用户下载新的App时,猎豹就能够检测到,并查找当时广告主在提供的该App的“安装奖励”,然后发送包含App归因信息的点击以确保猎豹获得安装费用,即使对正在下载的应用程序没有任何帮助。即所谓的点击劫持。

受此影响,猎豹移动在美股价27日一路走低,截至收盘,跌幅达32.84%,报收5.48美元,市值跌至7.85亿美元。11月28日猎豹方面回应称,Kochava向公开媒体提供了有关猎豹移动广告系统的不实信息及判断,造成猎豹移动股价剧烈波动及恶劣影响,对此,猎豹移动决定对Kochava予以起诉。

就在事件发酵时,11月28日下午多家国内媒体报道,上海市消保委通报了关于规范浏览器、输入法、综合视频等手机APP涉及个人信息权限的测评结果,并邀请18家涉事企业进行沟通。其中,猎豹浏览器(猎豹移动旗下产品)、触宝输入法等三家企业未参加沟通会,APP也没有任何改进。发布信息显示,猎豹浏览器甚至默认开通监听外拨电话、位置信息、发送短信的权限。

看来一时半会儿,实锤是难以揭晓了。

从追风谈起业内为何太多“四不像”

不过,事件中的一个细节再次引发了懂懂笔记的关注:在猎豹移动最新的季度财报中,显示其“工具产品和相关服务”收入达到了8.36亿元(季度总营收13.52亿元),而这些收入的主要部分是猎豹移动多款App应用的广告收入营收。也就是说,占到猎豹移动整体营收一半以上的业务,与数字媒体广告等业务相关。

印象中,猎豹移动上市的核心产品是清理大师,当年被称为移动安全领域的重要产品,后来猎豹不断转型,移动工具应用又成为重头,数字广告“媒体角色“的转换也有一段时日。同时最新季度财报中显示,手游业务以及人工智能业务也逐渐成为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加上其发力过的翻译机、无人货架、直播等业务,猎豹似乎对所有风口都进行过尝试了。一旦占重要营收的数字广告业务涉嫌欺诈,那么它的核心业务又是什么?

作为雷军的“门徒“,傅盛非常笃信雷军的风口论,非常热衷于追逐各种风口,希望自己能再次成为飞上天的猪。但遗憾的是,清理大师之后,虽然猎豹冲进无数的风口但始终没能“上天”,而在业务频繁出击的同时,外界对于猎豹的形象也越来越模糊,似乎成为了如今行业内舆论经常提及的“四不像”企业。

“我说站在台风口猪都会飞。所以,大家把我定位成机会主义者。我这个人是以执着见长,以坚持见长,绝对不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我想说过去的5、6年时间,如果小米取得一点点成绩的话,只是因为台风。我说我自己是猪而已。”这是两年多前,雷军对“风口论”的诠释。

可惜,那些笃信风口的企业家和创业者只关注了雷军说的风口,却没看明白自己是“谁”,趋之若鹜涌向一个又一个互联网的风口,最终却失去了自己的核心。

我们常说,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有四个特点:具备创新的技术、具备创新能力的人才、具备品牌影响力,具备优秀的企业文化。而如今互联网行业风口太多,也造就了大量的四不像企业,其特征也很简单:在上述四个具备前面加上一个“不”字,自然清晰明了。

多元化究竟是不是“四不像”企业的原罪?为什么有些企业四处出击,多元化发展,却始终未得其果?而有的企业似乎没有了边界,但却始终牢牢把住行业发展的律动?

或许,从最近舆论关注的话题——人人网“卖身”、美图手机卖授权、趣店业务大挪移以及猎豹移动此次被点名,我们可以从中分析出一些规律,并从“四不像”企业身上看到更多前车之鉴。

四不像和多元化仅一线之隔

多元化本身没有对错。记得王兴的“边界”论曾经被热议,实际上,美团的多元化也并非样样成功。团购、票务、餐饮、OTA、网约车,似乎什么都做的美团在舆论眼中就是一家没有边界的企业。王兴自己也曾表示过,边界只有试过才知道,不能自我设限。

不仅美团、BAT、京东、小米等企业同样都是通过不断地对外扩张,最终建立起现在的庞大“帝国”,时至今日他们依然没有停止多元化的脚步。但是,这一切都建立在企业拥有非常稳健的核心业务壁垒的前提之下。腾讯有社交、阿里有电商、百度有搜索、小米有因为手机获得的海量米粉,他们商业帝国的根基清晰而且稳健。

BAT之后,TMD是扩张最为频繁的独角兽,而业界看到的是这三家无论如何扩张,所有业务线之间都时刻保持着协同性。滴滴的大出行,美团的O2O,今日头条的内容分发,自身根基使得他们在不设边界的同时,也都拥有着各自的边界。

“四不像”企业同样没有边界,尝试的很多,但从来不考虑自己的核心能力和价值,以及业务的协调性。风口和其后蜂拥而入的资本,是他们唯一的选择标准。

“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王兴的这句话很多人都有印象。而“四不像”企业往往正是太过于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能力。我们看到很多互联网企业在多元化的探索上,似乎都是在追随热点、蜂拥而上,甚至是对一个全新的领域不设上限地投入。但往往与此同时,其自身核心业务并不稳健,也不足以为多元化造血和助力。就像当年“生态化反”的乐视,根基尚未稳健就疯狂扩张,最终导致了资金链断裂。

为什么很多企业会仓促出击,蒙眼狂奔?要么是自身主营业务乏力,要么是环境趋冷造成的自乱阵脚。在11月27日的36氪wise大会上,美团点评创始人王慧文也提出:“企业新业务的产生,本质上是组织能力的溢出。而在互联网下半场来临时,新经济公司应该认真论证、长期思辨以后再动手做新业务。”在他看来,在互联网上半场时,市场空间可以让企业在主营业务不扎实的情况去不断进行新业务的试错,“但是下半场是生存的考验,主营业务也会受到挑战,对新业务要谨慎。”

“多元化”和“四不像”往往只有一线之隔,而在相对浮躁的互联网创业环境和资本的助推下,速度似乎一度成为考量一个创业企业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这也使得过去几年来,行业中越来越多的企业走向了“四不像”形态。

主业不顺,风口难上的原因在哪里

人人网曾经是很多年轻人的情怀。而在过去几年,作为社交网络曾经的翘楚,人人网尝试过O2O、互联网金融、二手车、直播、区块链;曾经的美妆团购电商生力军聚美优品,近两年涉足了共享充电宝、影视、智能硬件等等领域;而抱着“千亿市值梦”的趣店,也在罗敏的指引下尝试了汽车新零售、汽车金融和在线教育;贵为美颜教主的美图公司,更是在智能硬件、社交、电商上频频碰壁;至于不断推出空净、加湿器、旅行箱的锤子科技,除了“吓到”观众的TNT,这一年又在智能手机上动作几何?

加上文章开头的猎豹移动,各家在多元化的业务选择上,无疑都凸显出追逐风口的特点,至于不同业务之间的协调性、核心业务的赋能和驱动,似乎并没有显示出足够的能力。

两周前,当人人网的社交业务被陈一舟出售给“斗牛士“之后,无数“老青年”的回忆也被勾起。而此后陈一舟接受王峰的访谈时,一番感慨也引发了行业的争鸣。

对于人人网社交业务的卖身,吃瓜群众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意外。毕竟人人网早已淡出用户视野多年,当初将其带入纽交所大门的社交网络早已不是核心业务。如今的人人公司是一家投资公司,业界也非常认同陈一舟的重心并不在人人网,而在投资。

谈及人人网衰落的根本原因,陈一舟曾这样表述,“人人网输给了发展趋势,或者说是一些外界的因素。如果我们有现在的智慧和经验教训,我们应该会执行得更好一些,但是你说最终的结局会比现在好太多吗?在这个事情上,我觉得从根本上来说也不会好太多。”他的言下之意,面对腾讯这样的社交巨头,任何挣扎都是徒劳。

其实陈一舟在很久之前就曾做过一个类微信的产品——站内信,按照陈一舟的想法,它做的这个东西是要早于微信的,但没做多久就被放弃了。纵观陈一舟的创业史,他无疑是一个非常善于把握风口趋势的人:例如糯米网、人人游戏、投资六间房等等,但陈一舟似乎并没有做到雷军那种谋而后定的坚持。这也是为什么在人人网社交业务出售之后,业界评论称——陈一舟的核心能力就是做投资。但是,小米手机隐现雏形时,业界不也有苹果、三星,以及稳如泰山的中华酷联?

再看曾经的明星趣店。近日趣店被爆出以出差的形式“强迫“员工搬入厦门总部,否则只能选择离职。据报道,目前已有40多名员工因此事离职。另外,罗敏亲自带队的大白汽车也被爆出关店、裁员的消息。据36kr报道,目前大白汽车150家自建门店中,仅剩二三十家还在运营,员工也只留下了150人左右。

实际上,半年前大白汽车发展受阻之后,趣店就将目光投到了教育、家政等新行业。媒体报道显示,今年5月厦门趣店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公司的定位是向3-10岁的儿童提供1对1在线教学,而罗敏全资控股的厦门趣店科技有限公司,占有99.9%的股份。一个月后,主打“全能家政师”业务的厦门唯谱家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公司法人刘振涛是大白汽车的负责人之一,而罗敏是公司大股东。

校园贷起家的趣店,迄今为止其核心业务仍是金融借贷服务。根据趣店最新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金融服务收入为9.6亿元,占总收入的49.8%。虽然早在去年10月,罗敏为了表明趣店的年化利率没有超过国家对民间借贷36%利率的红线,曾声明“任何发现我们名义和实际利率超过36%的人请直接联系我,我提供100万的赞助资金“,但在相关政策监管不断收紧的趋势下,互联网金融借贷行业已经呈现颓势。

或许是因为要将更多精力发到了多元化的拓展中,趣店的核心业务失去了往日的高速增长。在第三季度财报中,趣店没有公布活跃借款人数量,只提到三季度新增了58万活跃借款人。仔细观察一下,其第二季度的数据为400万人,第三季度的数据即458万人,这与去年同期的750万人相比,已经是降幅明显。可以说,在今年失去蚂蚁金服的加持后,趣店的金融借贷业务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这也使得趣店在其他业务上的突进,显得缺乏后继之力。

可以看到,二手车、家政和教育等一系列新业务尝试的背后,没有任何协同性、关联性,每一条业务线都是在单兵作战。如今,大白汽车、在线教育等多元化尝试并不顺利,而其核心借贷业务也在不断下滑。作为公司的掌舵者,罗敏的恐怕已经将趣店推向了“四不像”境地。趣店投资人周亚辉曾这样评价罗敏:“他把握趋势的能力很强,很容易抓住创业热点,一个东西不行就马上停,试下一个东西;行动力也很强,手很快,而且出手坚决果断,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如今,这些快打“破”了什么,外界不得而知。

回头望去,人人网的陈一舟、猎豹移动的傅盛、趣店的罗敏、聚美优品的陈欧、美图的蔡文胜以及锤科的罗永浩,这些杰出人物都曾是移动互联网领域风光一时的明星创业者。但是明星光环的背后,则是环境发生变化时彰显出来的问题:追逐风口、业务游移,核心价值上缺乏坚持。实际上,这些多元化之举或许只是在公司核心业务发展不顺利的前提下,寻求突破“不确定机遇”的投机之举罢了。

多元化没有错人是关键要素

拥抱多元化本身并没有错,但每一次多元化的选择都应该是公司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贸然进入那些企业不熟悉、不擅长的领域,最终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如果说巨头们的多元化是基于自身核心业务稳定,拥有业务壁垒和试错成本之后的尝试。那么“四不像”企业大多是在核心业务发展不利的情况下,无目的而采取的“蒙眼狂奔”。对于这种频繁追风口的现象,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懂懂笔记表示:“公司多元化这件事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看,有人讲要坚守自我,不忘初心,工匠精神,先坚持下去,然后迎接那个胜利。又有人认为,要不停的变化,不停的探索,不停的小步快跑。这两种观点并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但这种有一个共同的答案,就是不管你怎么做,都需要一支强有力靠谱的团队,这是一切成败核心关键的所在,尤其是CEO为首的高管团队。”

在他看来,当年雷军创办小米的时候即便是不做手机,而是做别的事情,同样也能大概率获得成功。“这是因为他能清晰判断出行业的发展规律,同时在他背后,有凝聚在一起的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强有力团队。”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成事在人,而罗敏、罗永浩、陈一舟、傅盛、陈欧们更多是在创业过程中显示出了自己的“商业智慧”。这么多年,面对无数的风口,雷军显然并不是最聪明的哪一个,很多人只关注了他提到的“风口”,却没有仔细分析小米手机诞生时行业的现状,也很少有人分析之后充电宝、手环、净水器、电源插座等等生态链产品诞生时,相关行业的惨淡和贫乏。

再回到核心竞争力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上,互联网行业风口多、机会多,但能够找到自身长久价值,避开“四不像”陷阱的企业,最终的秘诀不完全是技术领先、专利壁垒、独特市场资源,而是企业核心人物能看清自己是谁,并在事物发展的周期规律中,找到自己的价值。